搜索

小说详情

  • 为妻不贤

    小说主人公是尉迟慕绯烟的小说叫《为妻不贤》,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沅芷谣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前世历经磨难,真心错付,绝望离世却获得重生,带着恨与算计归来,却遇上冷面王爷爱护有加,恩宠万分,是选择沉沦温情,还是复仇之路,再来一次的人生将要如何抉择.....

    分类:重生 作者:沅芷谣 日期:2019-02-08 12:51:16点击:400312
本书标签:重生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为妻不贤 第三章 明争暗斗 免费试读

他确实恨尉迟慕,也恨不得将这个男人杀之而后快,但父皇看重他,这个南国也需要尉迟慕去镇守。

他这个太子,当得实在是太窝囊了些。

“王爷,恕老臣多嘴,不知您与小女…”绯华也是过来人,看这尉迟慕对绯烟一副霸占姿态,怎么看都不像是闹着玩的,难不成绯烟真的和尉迟慕私定终身了?

“如丞相所见,此次本王前来,是为求亲。”

清冷孤傲的声音砸在众人耳中,惊的绯月手中茶盏一时不稳,滚烫的茶水全数落到了手背上,痛的脸都皱到了一起。

但此刻魏宪没有丝毫关心绯月的心思,起身一掌拍在了桌上。“我不许。”

绯华疑惑的看了眼怒不可揭的魏宪。“太子这是?”难不成这太子也喜欢上了绯烟?若真如此,可如何是好。

魏宪黑着脸,对自己的失态颇为懊恼,从牙缝里挤出几字。“本太子也喜欢大小姐。”他喜不喜欢绯烟一点都不重要,但他很需要丞相的势力,如此才能安然坐上这张龙椅。

绯华顿时愣住,满脸为难。“这,这…”

南国最为尊贵的两个男人居然都喜欢上了她的女儿,这算是哪门子事?

他原先还担心绯烟性子太沉闷,找不到好人家,没想到这一下来了俩。

“绯烟,你看…”这事儿他实在是做不了主,还是由绯烟自己决定最好。

绯烟轻倚在尉迟慕怀中,巴掌大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笑的千娇百媚。

从前的魏宪说过,她如此笑,像极了妖精,摄人心魄,所以她对着铜镜时时刻刻研习,如何更加妖媚几分,讨魏宪喜欢。

如今,她要带着这抹被魏宪称赞不已的笑意,狠狠将他的脸面踩在脚底,彻底粉碎。

“女儿一直倾心王爷,还望爹爹成全。”

魏宪被绯烟这抹笑意微微迷了心神,连绯烟的回答是什么都无暇顾及。

其实绯烟生的确实不错,算得上倾国倾城,只是他对于女子容貌一向不在意,方才这抹笑,绯烟简直媚到了骨子里。

拥在腰间的手一紧,绯烟疑惑看去,尉迟慕白玉般的面容上却带着几许薄怒。

寡薄的唇贴到绯烟耳畔,沉声开口:“往后只许在本王面前如此笑。”

绯烟狡黠一笑,毫不畏惧的将唇也靠向了尉迟慕耳边,吐气如丝。“吃醋了?”

“…”

没有回应,但尉迟慕周身的寒意险些将绯烟冻僵。

绯烟缩了缩脖子,乖巧道:“以后不会了。”那是她从前讨魏宪开心的东西,自然不会用在尉迟慕身上。

“嗯。”淡淡的,听不出喜怒,但尉迟慕与绯烟这番耳鬓厮磨却让在场几人震惊不已。

尉迟慕出了名的清冷孤傲,这么多年,府中连个暖床妾室都没有,前些年宫中宴饮,一个侍女不知死活的碰了尉迟慕衣衫,却被一掌拍成了肉泥,血溅当场。

自那以后,满朝野谁不知尉迟慕是个冷面,可今居然对绯烟如此柔情,这简直是让人不敢置信。

魏宪已经反应了过来,但只能强忍着怒意坐在原位上,落在桌上的手指几乎要将檀木桌扣住一个洞来。

他总不能当着丞相的面抢女人,再者,凭他的实力,还不足以与尉迟慕抗衡。

绯月看着绯烟与尉迟慕二人,眼中满是嫉恨,凭什么,凭什么这个绯烟样样都比她好,一个太子也就罢了,如今居然又来了个神仙般的信陵王!

她费尽心机才得到了魏宪的喜欢,可如今这个信陵王只是在此处,却比魏宪俊美上千百倍。

她不服,她真的不服!

“这…王爷,不知打算何时迎娶小女?老臣需先打点一番。”嫁入这种事总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世家之女,八抬大轿,十里红妆,这些可都是一个不能少的礼数。

“这些不劳丞相费心,本王会提前命人准备着,婚期我与烟儿还未定下,待确定好时日再告知丞相。”他今日前来只是绯华一声,至于大婚,他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只能先延后。

绯华欣慰的看了眼绯烟,笑道:“如此也好,女儿长大了,也终于要嫁人了,老臣很是高兴。”

“本王今日带烟儿回府小住,不知是否方便?”修长的手指轻动,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只要烟儿愿意,老臣自然没有异议。”他不是什么迂腐之人,一切只要绯烟高兴就好。

绯烟轻笑。“女儿愿意。”她的计划绝对不能在相府里部署,否则将父亲牵扯进来便不好了。

尉迟慕轻饮一口茶水,放下茶盏,淡声道:“如此甚好,那便不叨扰丞相了。”

垂眸看向怀中的绯烟,面上寒意消散了几分。“烟儿先收拾些东西,午后本王会派人接你回王府。”

“好。”

不再多言,尉迟慕起身朝绯华轻颔首,转身朝着相府外踏去。

月牙色的长袍随风轻动,墨发束于冠内,凭添了几分贵气,只是这一袭背影,便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绯烟收回目光,朝着绯华与魏宪行了个礼。“爹爹,太子,我下去收拾衣衫,先告退。”

绯华心情甚好。“好,去吧。”如今他最疼爱的女儿也要嫁人了,若是绯烟娘亲泉下有知,一定会很高兴。

魏宪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绯月桌下的手轻碰了碰魏宪。“王爷,这会儿天色还早,不如月儿陪您在院子里逛逛吧,屋内闷得慌。”

魏宪早就不想多留,闻言迅速起身朝着门外走去,绯烟向绯华歉意一笑,急忙跟了上去。

绯华看着两人背影,叹息着摇了摇头,他是老了,但还不瞎,还好烟儿选了信陵王,这个太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正派之人。

馨月阁内。

绯月柔若无骨的手覆在魏宪肩上缓缓揉捏着。“殿下,您不必生气,姐姐那是瞎了眼,竟选了尉迟慕,依月儿看,殿下才是天定之人。”

美人安抚,魏宪自然是不好再发作什么,爱怜的执起绯月的手。“还好有你在,只可惜,你并非丞相亲生,否则本太子一定会娶你。”

魏宪这番话让绯月身子一僵,却又迅速恢复常态,委屈的坐到魏宪腿上,娇声道:“殿下是嫌弃我了么?”

“怎会。”魏宪勾唇一笑,眼底浮现出一抹情欲。“我的月儿身姿曼妙,便是十个绯烟也比不过。”

绯烟娇羞底下头。“殿下~”

不知怎的,绯月这一声殿下,魏宪脑海中却满是绯烟的笑颜,那一抹笑容真是魅到了骨子里。

“殿下,您怎么了?”

魏宪回过神,大手突然扯开绯月的衣裙。“没什么,只是想月儿的身子了。”

绯月惊呼一声,连忙掩住胸前。“殿下,这会儿天还早,不可…”

“怕什么!”魏宪拧眉,他这辈子怕的人已经够多了,难不成想要一个女人都得看旁人脸色么?

绯月知晓魏宪今日憋了一肚子气,也不再拒绝,手臂缠上魏宪脖颈,红唇轻启:“殿下是世间最尊贵的男子,自然是没什么好怕的。”

魏宪邪笑,扯开衣衫拥着绯月踏向床铺。

绯烟一向不喜欢侍女伺候,所以这一趟回来,除了些衣衫也无需打点什么,在生活了十几年的庭院内,抬头看着满树棠花轻笑,或许她和尉迟慕还是有一点相似的。

门外传来一道脚步声,绯烟执着茶盏的手指微动,红唇微勾。

“大小姐好兴致。”

魏宪三分笑七分嘲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绯烟满脸惊讶看去,局促不安站起身。“殿下。”

魏宪拧眉上前,毫不客气坐在了绯烟对面。“怎么?这会儿怕本太子了?方才在厅中你可是大胆的很。”照理说他此刻不该再来,但他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哪怕是方才跟绯月欢好,他脑海中也全是绯烟的脸。

绯烟鼻子一向明感,哪怕眼前的魏宪已经沐浴过,她还是能闻到欢好后的气息,还有绯月用惯的脂粉味。

眼中略过一抹嫌恶,绯烟缓缓坐下身,不解道:“殿下这话何意?”

魏宪冷哼一声。“我很是不解,为何你会选择尉迟慕,难道我堂堂南国太子的身份,还入不了你的眼么?”

“怎会。”绯烟轻呼出声,顿时又感觉到自己的失态,绝色的面容上浮现出些许懊恼。“殿下天人之姿,绯烟怎敢造次,只是妹妹与绯烟多次提起,爱慕于殿下,绯烟怎会夺妹妹所爱之人。”

魏宪面色一沉。“你说什么?绯月当真如此跟你说?”那女人怎么会这么蠢,不是早已说好,只要他娶了绯烟,坐上皇位,绝对会将她纳入皇宫为妃。

“是真的。”绯烟眼眶有些泛红,叹息开口:“当年绯烟遥遥一见殿下,便芳心暗许,只可妹妹深爱殿下多年,绯烟就算再不懂事,也不愿做出此等又损姐妹情分的事情来。”

不知怎的,魏宪心中竟生出些喜悦来,急忙道:“我从未喜欢过绯月,若是你愿意,我愿以太子妃之位迎你入府。”

绯烟低垂的眼中满是嘲讽,这男人真是可笑,刚刚才从绯月的床上下来,这会儿居然又说什么从未喜欢过。

她当年怎会眼瞎至此,爱上这种恶心至极的男人。

抬起眼帘,眼眶中聚拢的雾气终于化作了泪水滚落,本就巴掌大的脸,此刻落下泪,更显得梨花带雨,让魏宪恨不得立刻将绯烟纳入怀中好好疼惜。

“殿下,妹妹说过,若是绯烟与她抢夺男人,便要告诉所有人,绯烟心肠歹毒,以嫡女之位欺压于她,绯烟自那日后便断了对殿下的念想,如今绯烟已经与信陵王定下婚约,还望殿下放过绯烟。”

魏宪几乎要被滔天的怒意燃成灰烬,大手狠狠砸在石桌上,石桌居然被砸出了一个洞来。“她当真如此说!”

绯烟点头。“不敢欺瞒,但希望殿下不要去怪罪妹妹,她也是太喜欢殿下才会如此。”

魏宪冷笑,眼中已是猩红一片,咬牙切齿开口:“好,很好!”他自以为找到了一个温柔多情的女人,没想到却是个心思深沉,背里坏他好事的**。

不再多留,魏宪带着满身怒意往绯月所住的馨月阁中而去。

偌大的庭院顿时又安静了下来,棠花纷飞,香气幽幽。

抬起手轻拭去眼角残余的泪痕,绯烟轻笑着执起茶盏饮了一口,神态恢复如常。

“主子,你当真要娶一个如此可怕的女人回府么?这女人的心机简直比太子都要深。”木眉间紧拧,一脸厌恶看着树下的绯烟。

王府里已经被安插了不少皇宫里的人,万不能再进来一个会百般算计的女人。

“能在庭院内活下来的女子,皆是如此。”尉迟慕不咸不淡开口,一向幽寒的眼中却闪过点点笑意。

木看了眼自家中邪了般的主子,哭丧着脸道:“属下实在是不明白,主子你到底看上这女人什么?”论容貌,这世间好看的女子多了去了,往日里向主子示好的女人哪个不是容貌倾城?

论家世,主子何须女人来争夺天下。

所以这个绯烟,他左看右看都不适合当主母。

尉迟慕闻言,俊美的脸上忽的绽出一抹笑。“一个聪明的女子,往往更诱人。”

眼前的绯烟,虽说笑着,却像极了暗夜里的恶鬼,更像茫茫夜色里开在月下的毒花,摄人心魄。

他需要一个足以站在他身边,而非依附他的女人,很明显,绯烟比任何人都合适。

木识相的闭了嘴,只要主子觉得合适,他还有什么可置喙的。

“走。”

身旁月牙色身影顿时消失在了眼前,木撇了撇嘴,脚下轻点跟了上去。

一日转瞬而过。

王府派来的马车已在相府外等候,绯烟背着行李往府外走去,前来相送的却只有绯华,并未见绯月身影。

不过想来也知道,那女人此刻一定被魏宪打的不轻,这只是她奉还给绯月的凤毛麟角罢了。

点击阅读全文

目录

网友评论
笑红尘
《为妻不贤》本书幽默风趣,虽然是现代修真,但并没有像其他书一样什么神器美女一大堆,并且构思情节也很不错,没有那种非常夸大的说辞,闹书荒的朋友非常推荐来看这本书
编辑点评
编辑 笑红尘 点评:

《为妻不贤》本书幽默风趣,虽然是现代修真,但并没有像其他书一样什么神器美女一大堆,并且构思情节也很不错,没有那种非常夸大的说辞,闹书荒的朋友非常推荐来看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