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说详情

  • 边城情侠

    甜宠新书《边城情侠》由千喜弘所编写的武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羽飞,内容主要讲述:雨霖铃不知母亲好好的何以忽然动怒,嘟起小嘴咕哝道:“输便输,这样的蠢男人谁希罕!” 董彩娱敛容正色道:“谁希罕?女人希罕!女人的美不给那些蠢男人瞧,难道还留给女人自个儿瞧不成?女人要到了自己的美只自己...

    分类:武侠 作者:千喜弘 日期:2019-02-26 17:24:41点击:688996
本书标签:武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边城情侠 第十四节暗算 免费试读

江雨潇费好大力拉开毛雨霏,见羽飞忽惨呼倒地,好不惊诧。毛雨霏只道羽飞故意放赖撒泼,愈发气怒难消,止不住讥道:“便死得了人么?这般装模作样做给谁看,挨了刀的猪狗也没得这样叫。”

余雨秋又煽风点火故意激毛雨霏道:“毛师哥,羽飞大哥也不过碰你一下而已,你怎当真与他动手,自家兄弟玩笑耍闹,你也这么较真,你又不是不知羽飞大哥腿残了,便不能让人三分么,你把羽飞大哥打成这样,那可怎么好?唉,你不是太没涵量了么?”

毛雨霏果然暴跳道:“我没涵量?你道他是个人么?没来由的打人还要抵赖,你余师弟挨了打可以忍气吞声,我可不能不明不白的让人白打。我打了他,他便没打我么?他腿残了便是皇帝老子了,只能他打别人,别人便动不得他,便是条疯狗也没道理见人就咬。”

江雨潇本不知两人缘何争斗,听得毛雨霏此言,只道是羽飞先自动手,便道:“毛师弟,你别吵嚷了,让师娘知道有你什么好?可是余师弟说的,羽飞兄弟腿残了,他就打了你,你便不能让着他些?咱们男子汉总得器量大些,跟一个残废认真争斗,你气量也真太小些,算什么男子汉?何况都是自家兄弟。”

毛雨霏脾气最是耿直暴燥,羽飞打他一下本也没什么,可他却硬要耍赖说没打,毛雨霏怎不着恼动怒?现下余雨秋、江雨潇却又都来指责派他的不是,更惹发了毛雨霏的牛性子,气怒当头便道:“你有好气量我可没有,瘸了条腿也用不着处处仗了这点滥搏怜悯,见得天下人人都得让着他。暗拳专往人下阴使,还不算阴狠歹毒么?又能是什么好东西?终究是老天有眼,让他生来便是残废,这才是报应不爽。”

江雨潇连忙喝止。羽飞却已听得明白,心中只是气苦:他从小已是不幸,老天又何其不公,更让他受此冤屈。只得强忍了痛楚,挣扎着支起身子辨白道:“江大哥,我,我没有打余兄弟,也也没有使黑拳打毛大哥下阴。”

江雨潇微微皱眉。毛雨霏却气得脸都白了,喝道:“到这时候你还抵赖,我亲眼瞧见你打了余师弟一巴掌,你还敢说你没打余师弟,难道大伙便都是瞎子么?”龙雨波道:“你们两个拳来脚往,也说不上是谁打谁。毛师哥,你太较真了,便算是羽飞兄弟打了你,你也用不着得理便不让人。”

龙雨波这话异常奸滑,他暗中使下手脚做成了这折戏,只怕江雨潇起疑瞧出他们几个联手算计羽飞,便说上这模凌两可的话,明里似是偏着羽飞,实却仍是帮毛雨霏,要算计羽飞,让他有口莫辨。

羽飞冤情莫白,激愤道:“你你们为什么都要冤枉我?”毛雨霏冷笑道:“众目睽睽下干的事尚切如此抵赖,黑处儿还不知怎样,我可从来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

羽飞心中冤苦,悲呼道:“苍天知道,我没打余兄弟,你们都冤枉我。”毛雨霏讥嘲道:“演的好戏,耍赖撒泼,呼天喊地,我们都见识过了,还有新样么?别道你瘸了条腿,别人怜悯你,总让着你,你便似捧了个尚方宝剑,只尽想着这种便宜。”

江雨潇暗自摇头。他出身贫寒,父亲本是戌边军汉,因平匪丧命,丢下一双儿女寡妻流落边城。江雨潇自小无依无傍,靠得父亲营里旧识接济,才幸免饿死。他受尽苦楚,硬是凭着一股倔犟志气熬了出来,也因此养得一副执傲脾性,平日里便最是瞧不起那自纵没骨气的人。往日见羽飞腿残也还怜惜于他,便是见着他与毛雨霏争闹,也极力劝导毛雨霏让着他。羽飞倒地呼号翻滚,江雨潇怎想得他实是身受巨痛,倒认定了羽飞是耍赖撒泼,搏讨同情,心中便很是不快,到得羽飞一再否认打了人,更生憎恶。他一贯的爱憎分明,最是容不得奸诈虚伪,听得羽飞一再的呼冤叫屈,便不耐道:“羽飞兄弟,你闹得够了么?你打了余师弟毛师弟,便也罢了,大家不跟你一个残废人较真,你又还待怎样?”

江雨潇的话犹似一块寒冰让羽飞凉透心底,所有人都不相信他都轻贱他,羽飞心悲欲溃,从小的不幸屈辱片刻间涌上心头,只觉得老天总是对他不公,世间的一切都与他过不去,他只是一个老天和世人遗弃的人。一种自暴自弃,自虐的情感肆恣冲撞着他,不由挥动双拳擂捶着胸膛悲怆而呼:“老天,你为何这样让人人都轻贱我?人人都冤枉我?你让我活着只有痛苦和屈辱,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我,我不活了。”

激狂中便要自戕。忽憋见雨霖铃立于一旁,一时又柔肠百结,自思道:“铃妹是这么的好,我真要丢舍铃妹么?不,能与铃妹一起总是快活的,只要有铃妹,什么样的苦和难我都能忍受。”便又生出无限的留恋,觉得活着终是美好的。他心中的创痛和失意稍消,身上神奇般生出一股力量,爬起来走向雨霖铃,期期艾艾的道:“铃妹,你知道的,我没有打余师弟,你会相信我,是不是?”

雨霖铃双手乱摇连连后退,惊恐道:“我不知道,你别问我。”神情竟如见鬼魅。

羽飞胸口似被人猛击一锤,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混乱的脑中只是绝望地想着:“铃妹也不相信我,铃妹也鄙视我憎厌我,这世上都嫌弃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味?我还要留恋这尘世么?”眼中见到的是一张张旋转陌生的脸孔,双腿却踉踉跄跄如踩云端,猛可里似被什么一绊,身子向前直跌,浑浑噩噩间似是跌向一个黑沉沉的无底深渊,恐惧一阵阵袭来。

羽飞双手挥舞竭力想抓住能给自已哪怕一丝支撑的东西,双手忽触到一团软软的东西,便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立即死死抱住。却听得耳边响起一声尖锐的惊叫,机伶伶便清醒了许多,赫然看到怀中抱着的是雨霖铃,这一下直骇得魂飞天外,结结巴巴的道:“铃妹,我我不不是有意要要”

雨霖铃双手乱捶乱推,尖声叫嚷:“放开我,你这疯子,你的手掐**么?快放开我,疯子,下流鬼。”江雨潇冲上前猛力一搡推开羽飞,阴沉了脸喝道:“羽飞兄弟,你越闹越不像话了,人活一张脸,总要知道些自爱,难道你便没一点羞耻之心么?”

余雨秋也装作义愤难当,大声道:“羽飞大哥,我叫你一声大哥,是敬重你,可你像一个作大哥的么?你打了我也没什么,作大哥的教训作兄弟的,便算错了,也总是为作兄弟的好,兄弟照样感激你。可你不该装痴卖傻占师姐的便宜,你与师姐有婚约,便应守礼自重,你这样对待师姐又让师姐怎样自处?你真太没廉耻了,又怎当得我叫你一声大哥。”

羽飞一个踉跄跌坐在地,脑中一片空白。面前看到的是一张张鄙夷愤怒的脸,一句句尖刀般的话四面八方直往耳中钻:“怪不得人常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想不到他竟会作出这种**之事。”“平日还道他老实可怜,没想竟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人不是说嘴里不作声,肚里打雷公么?越是虚伪**的人,越是装得深沉,一副正人君子样。”“这装痴卖傻,趁乱劫色,混水摸鱼的主意也亏他想得出,做得出。”“你哪里知道,越是卑鄙**的人,越是工于心计。”羽飞觉得那一张张快速闭合的嘴唇渐渐变成一片片飞速绞动的利刃,正无情地削剐着他的心魂。

师兄们一个个对羽飞口诛舌伐,余雨秋好不得意,悄悄向雨霖铃挤挤眼,两人相视偷笑。

忽听得一声威严的叱喝:“肃静!”堂上立时鸦鹊无声。余雨秋瞥见师娘不知何时已进来,早敛笑凝神恭谨侍立,他已察觉师娘神色不善。

董彩娱道:“天翻地覆的,又闹出什么事故来了?”

雨霖铃快嘴快舌的道:“妈,方才他们打架了,真好怕人。”董彩娱却不理会雨霖铃,缓缓走到堂中,严厉的目光盯着江雨潇,责道:“雨潇,你这哥是怎么管带师弟师妹的,你便是这般领着师弟师妹们无天无日的混闹么?”

点击阅读全文

目录

网友评论
勾嘴笑
我从一开始就很欣赏这本书,故事情节设定的很好,希望作者能够少一些虐恋,多一些甜宠,这样会更好,希望作者加油写下去。
编辑点评
编辑 勾嘴笑 点评:

我从一开始就很欣赏这本书,故事情节设定的很好,希望作者能够少一些虐恋,多一些甜宠,这样会更好,希望作者加油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