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说详情

  • 暗度使夜话

    主角是钱三儿的小说是《暗度使夜话》,它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个世界,总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黑暗。因为人性的关系,它们永远都存在。...

    分类:灵异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3-15 09:01:21点击:999210
本书标签:灵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暗度使夜话 第一话、人间蒸发的大一女生 免费试读

2017年的最后一天,网上爆出一条新闻,令人心痛不已。

9个从北京去黑龙江雪乡旅行的大四女孩,因为车祸,4死5伤。

然而网上很快出现一些负面评论,诸如“坐黑车本来就是找死的行为”“面包车超载”等等,言之凿凿。

抛开黑车的问题不说(这个话题比较复杂)单说超载。

有一点常识的人,一看现场图片就能知道,发生车祸的面包车悬挂黄色号牌,最起码是9座以上的轻型客车,绝不可能超载。

真不知说这些话的人,有着怎样的心肠。

欢歌笑语地出发,谁也不曾料到如此惨烈的后果。

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冷嘲热讽,站着说话不腰疼,而是要总结教训,尽量避免惨剧的发生。

说句不太好听的。

那几个魂断雪乡的女孩子,最起码还能有亲人带她们回家,但还有一些人,尤其是女孩子,出去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样的情形,我就曾遇到过。

面对客户看着我的眼神,我头一次感到如此绝望和无能为力。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钱三儿,坐标北京,是个以帮人解决难题为生的“私人侦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可这一次,我非但没消了灾,还差点儿把自己给搭进去。

2017年1月6日?北京

一个曾经的客户找到我,说帮我介绍一找人的活儿,看我接不接。

时近岁尾,很多大学都已经放了寒假,出去玩的骤然多了起来,尤其是那些刚刚结束考试、精力旺盛的大学生们。

大学生们涉世未深,比较容易上当受骗,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找人的活儿都特多。

不过这种活儿大都比较简单,来钱儿也快,简单问了委托人的情况之后,我就应了下来。

之所以说这种活儿简单,是因为如今信息化社会,出行、住宿、购物甚至是逛街,干点儿啥都会留下个人信息。

想完全销声匿迹,几乎是不可能的。

普通人觉得找人难,一来是因为没有时间和精力,二来也没有专业的方法和手段。

隔行如隔山,说穿了一点儿也不难,但我们挣的就是这份钱。

托我找人的是一对夫妻,五十左右岁年纪,有一个在东北某大学外语系上大一的女儿,叫小蓉。

我们有一套找人的,是由我的技术支持,一位大神级老K编写的,相当牛掰。

的牛B之处在于,它不仅可以查询你的身份证坐火车、飞机或者是住宿的信息,甚至还可以通过黑进某个场所的摄像头,通过面目识别软件,扫描一定时间内的录像,查找目标是否真的出现过。

有了这些Buff加持,我给小蓉父母夸下海口,三天时间,找不到你女儿,分文不取。

谈好了价格,收了定金,我立刻就登录我们自己的查询,查找最近一段时间小蓉的活动轨迹。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事实证明,我的话的确是牛皮吹爆了。

三天之后,我不仅没有找到小蓉,相反的,我发现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她了。

具体是怎么回事儿,请您接着往下看。

2017年1月8日?东北某大学

通过对小蓉身份信息的查询,我发现她近期并没有购买从东北回北京的火车或飞机票记录。

那就还有一种可能,她会乘坐私人汽车回京。

不过要想确认这个可能,就要黑进她所在城市所有的高速公路卡口摄像头,对前段时间的录像进行扫描识别,那将是个浩大工程。

而且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于是我直接坐飞机去了她大学所在的城市,进行现场勘查。

吴导是该校研三的学生,正在忙于准备毕业论文,平时可能对于班级事务似乎并不上心,我问了好几遍他才想起小蓉是谁。

他就表现得特别尴尬,跟我说最近比较忙,对于学生们的关心不够,他也不太清楚小蓉的情况。

通过免提,我很清楚地听到宿舍长妹子说小蓉在一个月之前在校外租房住了,一直没再回来过。

而且她也不知道小蓉租住的地方在哪儿。

这就怪了。

按小蓉父母的说法,她平时最多两三天就会跟家里通电话。

而且她还是个乖乖女,出去租房住这样的大事儿,不可能不和家里商量。

我继续问宿舍长妹子,她最后一次见到小蓉是什么时候?

妹子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告诉我说是一个多礼拜之前,那天是他们学校最后一场考试。

小蓉没参加,缺考了。

我当时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看来小蓉失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2017年1月9日

经过一天的努力,我终于找到了小蓉在这所城市租住的地方。

此时对我而言,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

今天要是再找不到小蓉,退钱事小,我这脸可就彻底被打肿了。

屋子里没有亮灯,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回应,看来屋里没人。

于是我拿出开锁工具捅开了门锁,想进去查看一番,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

但是门开的一瞬间,我却被吓了一跳。

屋里居然特么有人!

黑暗的房间里,一个年轻男子半躺在沙发上,头上戴着耳机,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估计是耳机的声音太大了,我敲门那么大声他都听不到。

我向前走了两步,只见屏幕上正在播放的画面不堪入目,而那小伙子的右手正放在,快速地上下**着…

这特么就尴尬了。

我刚想要不要打断他一下,飞机男估计也感觉到身后有些不对劲,猛地回头看了一眼。

噌的一下,他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连连后退,嘴里还“**、**”的喊着。

接着就是“哐当”一声,耳机线把电脑也拽翻在地。

与此同时耳机线也被扯掉了,电脑里顿时传来一阵阵令人尴尬不已的尖叫和喘息声。

“谁?你TM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

黑暗中,惊魂未定的飞机男气急败坏地冲我吼道。

无奈我只好打开了房间的灯,一看他裤子还没提起来,赶紧指指他的裤子,说了句我是来找人的。

“敲门没人应,我看门没锁,于是就进来了。”

飞机男飞快的提起裤子,满脸通红地问我:“你他…找谁?”

估计他看我的样子也不像个善茬儿,所以硬生生把“妈”字给咽了。

“我是来找小蓉的,你为什么会在她的房间里?”

我故意面露凶光,咄咄逼人地。

飞机男汗都下来了,也难怪,又是惊吓又是尴尬的,换谁也得冒汗。

“她…她…她已经搬走了,不在这里住了。”

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不过还是不死心,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走的?搬哪去了?

飞机男摇摇头说一个多礼拜之前搬走的,而且走得还挺急的,但是搬哪儿了不知道。

他大着胆子问我能不能离开他家。

我苦笑一声,从地上捡起电脑,说了声请继续吧就递了过去。

刚要递到他手里的时候,我突然停住了。

接着把电脑凑近自己,使劲吸了吸鼻子。

真香,是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那种香味儿。

这种香味儿,显然不属于我面前这个对着电脑里播放的动作的**丝。

于是我非但没有离开,而是在房间里又仔细转了一圈,发现房间里还有不少女孩子的东西。

所以,这电脑和屋子里那些女孩子的东西,很可能原本是属于小蓉的。

我的心骤然收紧了,莫非这个飞机男图财害命,把小蓉给…

一有这想法,心里就有些着急,我一把就把飞机男的手腕给抓住了,厉声问他这电脑是谁的?

飞机男被我攥得生疼,倒吸着凉气儿说这特么当然是我的。

我继续用力,说你特么最好给我老实点儿,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可怕的事儿来。

飞机男马上就怂了,说房子是他从小蓉手里接过来的,房间里包括电脑在内的很多东西,确实都是小蓉的。

但是小蓉已经将这些东西全都折价卖给他了。

我又纳闷了,问他小蓉为啥这么干。

“她说她要买飞机票出国旅游,又不想跟家里要钱,所以才把自己的东西都卖了的,哎呦…你轻点儿…”

我之前已经查过小蓉的身份信息,并没有发现她买过飞机票。

无论飞机男说的是不是事实,能够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折价变买,充分说明了小蓉确实很需要钱。

“这电脑我先征用了,你还是别继续了,撸多了对身体不好。而且不是我吓唬你,你这电脑的前主人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一听这话,飞机男立马就撒开了抓住电脑的手,吓得一**坐在了沙发里。

其实这话是我故意吓唬飞机男的,谁料竟然一语成谶。

我让他帮我好好查查小蓉的这台电脑,看看能不能在上面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几个小时后,老K终于给我回了,但是只有五个字。

你别再查了。

这让我有些意外,平时我让老K查什么东西,他发过来都是详细的资料,这回是咋了?

于是我再次把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老K的声音有些疲惫,但是仍然难掩语气里的惊讶。

“是暗网,你这回可算是摊上事儿了。”

2017年1月10日

暗网?

随着老K给我发过来的一些在小蓉电脑里发现的资料,我也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那些资料显示,小蓉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网上跟一个神秘男人聊天。

之所以说神秘,是因为他们聊天的内容,一个汉字都没有。

而且大部分都是用法语进行的。

天一亮,我马上把他们的聊天记录都发给了我新收的徒弟一二三,并给他转了3000元钱。

这小子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尤其是,精通英语日语和法语,那3000块就算是给翻译聊天记录的酬劳。

因为一二三跟我当徒弟的事儿瞒着,所以我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不让妈起疑心。

很快一二三就给我回了,他说妈看了我发的聊天记录,说俩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一个多礼拜之前,那个叫布鲁诺的男人向小蓉发起了邀请,希望小蓉放寒假之后到找他玩。

这就有意思了,小蓉竟然谈了一场跨国的网恋?

但是我知道这并不好玩,既然老K提到了暗网,那么这看似甜蜜的关系,很有可能是致命的。

可能很多朋友不知道暗网是什么,这个我一会儿会进行科普。

仔细查看一二三母亲翻译的小蓉和男人的聊天记录,真相逐渐浮出了水面。

原来小蓉从小就对浪漫的法兰西国度充满了憧憬和向往,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到学习和生活,所以大学才报考了外语专业。

为了更好地学习法语,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结交一个的网友。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多月之前,她终于在网上认识了自称在巴黎读大学的布鲁诺,一个高富帅。

俩人聊了半个多月之后,涉世未深的小蓉很快就被热情幽默、浪漫体贴的布鲁诺俘获了芳心,开始以Chéri(亲爱的)相称了。

但是因为跟中国有7个小时的时差,她平时在宿舍里跟布鲁诺聊天不太方便,所以才会出去租房住。

一个多礼拜之前,布鲁诺知道了小蓉快放寒假了,于是就邀请她到玩。

可是小蓉说自己并没有护照和签证,也没有那么多钱买飞机票。

而且去这么大的事儿,她也要征得父母的同意。

布鲁诺就笑话小蓉,说她都已经成年了,可是还这么不独立,太让他失望了。

热恋中的女孩子被恋人嫌弃,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儿。

小蓉觉得很没面子,于是就说那你需要等我一段时间,我需要放寒假回北京才能办理护照和签证。

布鲁诺很快就回说那样就太晚了,机票钱你自己想办法,护照和签证的事情他来搞定。

没过几天他就发给小蓉,说他已经帮小蓉搞定了护照和签证,让她赶紧买机票。

看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小蓉是用她的跨国男友布鲁诺给她的假护照去的。

怪不得我之前没有查到她买机票的信息。

按照聊天记录里布鲁诺给小蓉的假身份,我再次查询了她的购票记录。

这么一来,事情就闹大了。

因为能够搞到假护照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老K发来的资料显示,小蓉的假护照等身份信息,全都来自一个暗网的论坛。

那个论坛素来以人口贩卖而著称。

而且老K对小蓉最后的追踪定位显示,小蓉的假身份在一落地,信息马上就中断了,没有任何的出行和住宿记录。

也就是说,小蓉自以为的热恋对象布鲁诺,应该也是个假身份。

按照聊天记录里布鲁诺说的大学,我又委托老K进行了查询,结果查无此人。

这真是个悲惨又荒唐的结局。

在这场所谓的跨国恋情里,大一女孩小蓉可以说是付出了所有的真心和感情。

自己的私密照片以及各种详细个人信息,全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远隔重洋的布鲁诺。

但是布鲁诺除了给她发过几张不甚清晰的照片之外,关于他的个人信息基本上丝毫未露。

而且从他们俩人的聊天记录里看来,那个布鲁诺显然是个情场老手,字里行间都在套小蓉的话。

一步步把小蓉购进了他设置好的圈套。

所以这个布鲁诺的真实面目,极有可能是个暗网的人口贩子或掮客。

他和小蓉在网络的相识,其实从头到尾根本就是一场骗局。

故事讲到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暗网的情况。

“96%的互联网数据无法通过标准搜索引擎访问,虽然其中的大部分属于无用信息,但那上面有一切东西,儿童贩卖、比特币、大麻、赏金…”

这段话出自美剧《纸牌屋》

暗网也被称为“深层网络”DeepWeb是非法交易的天堂,匿名交易者在这上面交易、假身份证、军火还有软件等一切被法律禁止的物品。

人口贩卖也是重要的交易环节之一。

可以说,在暗网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没有的。

不过要想进入暗网,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必须要通过动态请求或由特定的搜索器(如TOR)等特殊的技术手段,传统的浏览器是不可能找到的。

从这一点上来说,暗网其实是和普通人的普通世界隔绝的。

但它又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说我们所接触到的互联网是海上的冰山一角,而暗网则是深藏于海面之下,体量数十倍于它的平行互联网世界。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暗网是人类世界最血腥和暴力的地方。

甚至可以说,任何超乎你想象的犯罪形式,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只要你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你甚至可以雇个杀死你不喜欢的人。

这么一来,买卖假护照之类的交易就太小儿科了。

暗网的交易,主要通过比特币来实现,至于什么是比特币,大家可以自行百度,我就不再赘述了。

就像现实生活中的美元一样,在互联网上,比特币可以用于任何交易,而且可以全世界流通和提现。

更重要的是,它不是由任何国家的银行发行的,所以是匿名的,交易记录不可追踪。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觉得很有趣,好奇心驱使你很想看看究竟什么是暗网。

不过好奇害死猫,我奉劝你还是别看为好。

以前就有人在暗网里挖得太深,看到了不该看的,最后命丧黄泉。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也是为什么老K给我发那五个字的原因。

暗网对我们而言,的确是不可触碰的禁区。

老K作为资深,他对暗网的了解远比我更为透彻。

按照他后来给我看的,他在网上最后一次追踪到小蓉假身份的下落时,定位显示她已经在中东某土豪国了。

并且很快他也收到了警告的,让他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Stop!Yourhandsaretoolong!”

2017年1月11日

尽管心急如焚,因为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但是经验告诉我,我即便再继续追踪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于是我买了最早的飞机回北京,因为经济舱售罄,买的全价头等舱。

一落地,我立马开车去见了小蓉的父母。

表达了我无能为力的歉意之后,我退回了双倍的定金。

但是我并没有跟他们说实情,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表达这个“死不见尸”的结果。

因为小蓉的最终下场,很有可能是被明码标价,成为那些不知名的富豪们竞逐的商品。

我只能是建议他们报警,尽管我知道报警的话基本上也是徒劳。

太残忍了。

两位老人说什么也不收我的钱,小蓉的父亲甚至跪在地上恳求我再想想办法。

我也赶紧跪下,扶着小蓉父亲想安慰他。

但是看着他头上这几天多出来的白发,心都碎了,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把实情告诉他的冲动。

因为也许不说,心里就还会留有一丝希望吧。

后记:

这桩活儿之后,很长时间我心里都特别难受。

这个世界,尤其是国门之外的世界,真的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安全。

再说说暗网的人口贩卖吧。

其实暗网并不完全都是黑暗可怕的,有一些其实是合法的。

它们更像是一些在某领域有着特别爱好或造诣的资深玩家的高级论坛,因为普通互联网里的信息对他们而言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而直播和人口贩卖作为其中最为隐蔽和邪恶的存在,可以说是暗网最大的生意之一。

这些人口贩卖组织就像是恶魔的影子一样极难找到,往往需要通过特定的代码和搜索词,以及中间人的介绍才能进入。

所以它们还有一个别称,叫作影网(ShadowWeb)

下面举两个暗网关于人口贩卖的交易案例。

1.MKULTRA**

价钱:$50000;年龄:39;国籍:德国;种族:印度和欧洲混血

接下来是皮肤、头发和眼睛的颜色,还有身高、体重、体型甚至罩杯等信息。

在这里,活生生的人就是交易的商品。

2.人类狩猎之旅(HumanHuntingExpedition)价格10万美金

详细信息:

形式:个人/团体;时间:一日游;地点:新几内亚附近的小岛(新几内亚在印尼国境内,澳洲以北)武器:只许使用远程武器,包括枪械。

这里的狩猎对象,是活生生的人。

这下你应该知道那些无端失踪的人口被绑架之后的下落了吧?

“狩猎”结束,甚至还有奖杯…

人口贩卖的可怕之处,并不完全在于这些耸人听闻的事件,而是你一旦进入人口黑市,就意味着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就像沙漠里的水滴一样蒸发,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来。

而且,在暗网的人口黑市里,亚洲女性最受“青睐”是中东和欧洲客户最喜欢的口味。

最近几年来,随着中国人在海外活动的增加,神秘失踪或遇害的噩耗也频频传来。

至于他们去了哪里,除了极少数幸运儿之外,剩下那些人的去向,就真的是个永不可能解开的谜了。

点击阅读全文

目录

网友评论
勾嘴笑
《暗度使夜话》很不错的文章,我个人很喜欢这样的内容情节,前期很好 就不知后期情节铺大后还能不能把握住。
编辑点评
编辑 勾嘴笑 点评:

《暗度使夜话》很不错的文章,我个人很喜欢这样的内容情节,前期很好 就不知后期情节铺大后还能不能把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