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说详情

  • 诡狩

    主角叫夏雪牧原杨松的小说叫做《诡狩》,是作者脚本儿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校园灵异案引出一个神秘的魔术师,各大奇葩、异能之人纷纷现身,二斗、三族、四煞、五宗、六域、七邪、八门、九岭……各种阴阳风水高手、煞师相继踏入,件件奇遇、种种争斗,席卷着朝野上下、世俗内外。QQ群4...

    分类:灵异 作者:脚本儿 日期:2019-01-25 19:11:39点击:836157
本书标签:灵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诡狩 第010章 镇煞符 免费试读

刘一航第一个走了过去,先是围着牧原所指的位置转了几圈,还蹲下身子仔细地翻看了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

“你确定是这里?”刘一航问,他倒不是不相信这里就是埋尸地点,只是不明白牧原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个地方和周边没有任何区别,一点松动都没有,更不要说挖掘的痕迹了。

“刘科,要不我们先挖一下试试?”魏崇宇试探地,语气里却略带催促。

“嗯,行,你是队长,听你的!”刘一航也听出了魏崇宇的语意,只是心里却不明白魏崇宇为什么对牧原如此有信心。

几个警员走拿着工具走了过来,刘一航急忙上去交代了一番,基本上就是挖掘中应该注意的事项,这种工作往往都是重质不重量,不能因为挖掘速度了现场和证物。耽搁了几分钟后,几个警员终于动工了,因为地面比较坚硬,初始的挖掘很是费力,掘开表层后,挖掘速度明显快了很多。

“慢!”牧原突然出声阻止道。

刘一航以为是挖到尸骸了,他看了一眼,坑洞里除了泥土还是泥土,一无所获。

“我感觉已经非常的接近了,下面还是小心一点儿吧,免得了尸骸!”牧原解释道。

实际上他突然感觉到一片薄薄的,如纸张一般的东西就埋在泥土里,紧贴着下面的尸骸。牧原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东西,它散发着幽幽的寒气,让牧原感觉到一丝的威压。

“我来!”刘一航戴上手套,从旁边一位警员手里接过工具就跳进了坑洞。

刘一航不愧为老刑警,同样是挖掘,但是他的手法却异常的娴熟,而且用力非常的巧妙,仿佛在工具的感应之下能够探知泥土下的东西一般,能够非常老练地避过一些障碍。就在牧原想提醒刘一航小心的时候,刘一航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他扔掉铁锹,换了一把小铲子慢慢地清理起来。

这一手,看得牧原也不由得心生佩服。

“咦,这是…”刘一航突然手一顿,一张暗黄色的纸从泥土中露出一角。刘一航手下又小心了几分,将那张黄色的纸慢慢地清理了出来,居然是一张符箓。

这张符箓宽约二寸,长约五寸,颜色暗黄,虽然被埋在泥土之中,沾满了泥土和水泥,皱皱巴巴的,脏兮兮的,但却没有破损,朱砂画痕也清晰鲜艳,像是刚刚画出不久。

“镇煞符?”刘一航将那张符箓拿在手中端详了一下,喃喃说道。

“你认识?”牧原惊讶地问。

“认识,不是第一次见了!”刘一航说,“在以往的案件侦破中也出现这种符箓,不过这次…”

从业二十多年的刘一航的确不是第一次见到符箓了,尤其在上个世纪的时候更是常见。这些符箓有的出现在案发现场,有的出现在案犯家里,甚至在案犯身上也搜出过多次,样式更是花样百出—驱鬼符、镇煞符、驱邪符、招财符,甚至还出现过壮阳符。为此,刘一航还专门性地研究过符箓的历史渊源和形态。

符箓术起源于巫觋,始见于东汉,兴盛于唐朝,多出于道教,主要分支有上清、灵宝、神霄、清微等,大致复文、云篆、灵符和符图四类。刘一航手里拿的这张符箓就属于最后一种—浮图,即由天神形象与符文结为一体的符箓。这类符箓图样多变、画法不一,在古墓葬发掘中也曾多有发现。这张符箓制作得非常正规,符头、主事神佛、符腹、符脚、符胆一应俱全,整个图案看似画写得极其随意,但却浑然一体、一笔而就,颇有些书画大家孕气于其中的感觉。

“我能看看吗?”牧原问。

“不行!”刘一航摇摇头,“这张符箓是一件极其重要的证物,为了防止损坏,在鉴定之前不能随意让非专业人员触碰!”

虽然刘一航说的是事实,不过也是有几分推脱的。他的内心已经很震撼了,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他自然从不相信鬼神一说,但是当他触碰到这张符箓的时候,还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涌上心头,这在以往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而且看这符箓的样子,应该是在这泥土中埋葬了很久了,那为什么又一点损坏都没有呢?这薄薄的一张纸,难道能防虫防腐?就算是一张铁皮,埋在这潮湿的地下,估计也要绣穿了吧。难道这是刚刚埋下去的?可从坑洞的积土来看,也不对啊。

这一刻,刘一航有些迷惘了,心里的信仰都开始松动了。

“老刘,我们还是继续吧,看看还有什么发现!”魏崇宇看出了刘一航的失态,急忙开口提醒了一句。

“好!”刘一航从随身口袋中掏出一个塑料袋,小心翼翼地装好后,交给一旁的助手进行编号存档,末了还不忘记嘱咐了一句:“一定要保存好,这个非常重要!”

牧原的眼神始终都停留在那张符箓上,他心里在暗自打算,这张符箓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他隐隐觉得自己能够从这张符箓上追踪到什么,或许以此就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可又怎么样才能把它据为己有呢?看来通过正常的手段是不太可能了。

刘一航收了下心思,继续手头上的工作,似乎是担心再有类似的符箓出现,他的动作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了,不过这次并没有符箓出现,而是掘出了一段白骨。

“有发现!”刘一航说道。

刘一航的叫喊声把牧原从思考中惊醒过来,他扭过头看向坑洞,却发现魏崇宇和刘一航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尸骨上,而是正在盯着他。牧原知道原因,他们都是被自己对这个地点的肯定给惊呆了,不过他也没办法解释,只是挠了挠鼻子,装作没看见两人的眼神,全神贯注地向那具尸骨看去。

随着清理工作的开展,尸骨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盆骨宽大,发育完全,耻骨联合度较高,初步推测为一名成年女性!”刘一航分析说,“从牙齿发育程度来看,死者的年龄应该在二十岁左右;全身骨骼…完全,不缺失,腹腔部分的骨骸无刺痕、无碎裂;头骨…无外伤,死因不明确,需进一步考证,目前只能简单推测为自然死亡、窒息性死亡或疾病等导致的死亡。”

“尽快取证,转移走受害者遗骸!”取得这些基本信息后,魏崇宇下达了指示,“这里暂时保持封闭状态,留下人员看守,不要了现场,以便日后进一步进行取证!”

布置完接下来的工作,魏崇宇暗暗地松了口气,从无名尸骨的初步分析来看,和十年前的失踪对象特征基本吻合,这次牧原又说对了,那接下来,他还会带给自己什么惊喜呢?

点击阅读全文

目录

网友评论
云中君
努力实现自己的写作梦想,棒棒哒
编辑点评
编辑 云中君 点评:

努力实现自己的写作梦想,棒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