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说详情

  • 一只杏妖出墙来

    火爆新书《一只杏妖出墙来》由佚名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篱落释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百花涧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来过了。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来这里干什么呢?篱落努力伸长自己的枝头,想要看清楚那个人的样子。近了,更近了,近到那个人影到了黎落可以看清楚容貌之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怎样一个举...

    分类:仙侠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1-28 07:24:40点击:52938
本书标签: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只杏妖出墙来 第十章 白猿 免费试读

只见石门后边是个巨大的容纳空间,外表看起来普通无常,但是里面却别有洞天。篱落的眼睛都快要看呆了。这里到处都飞翔着不知名的神兽,有些正在半空里低低的掠过,而有些则懒洋洋的在地面上行走。见了他们的到来,那些神兽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而是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篱落的世界观这次是真的被颠覆了。这里,这里确定不是神界饲养神兽的地方?

篱落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神兽?”

风笑道:“篱落姑娘不知道,这里本来就是神兽栖息的地方,后来才在这里兴建了魔沁堡。魔君心地善良,他自从居住在魔沁堡之后,便会时不时的喂养他们一下,时间久了,这些神兽竟然与魔沁堡的关系越来越融洽,我们为了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便在结界外设置了屏障,除了我们四个一起和魔君之外,这里谁也不能进来,就连沐滁也还没有来过这里呢。”

篱落跟随四大护法朝着里面慢慢的行走,一边欣赏着不同种类的珍禽异兽。

猛然间,篱落听得前方不远处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叫声,篱落与四大护法面面相觑,急忙奔了过去。循着声音找过去,很快便找到了声音所在的位置,是一只白色的猿猴。

只见面前的那只白猿孤单的站在一棵树上,一声一声不住的哀嚎着。篱落眼尖的发现它左臂的白毛上布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雨看到这只白猿,解释道:“这只白猿是前几日魔君出征的时候救回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何这只白猿不许任何人靠近,一旦有人靠近便会不顾一切的攻击对方,当初魔君也是将它打昏了才带回来的。只是白猿通灵,上次吃了魔君一次亏之后对我们更加的防备了,我们几个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的伤口出脓淤血,却无济于事。”

听了雨的话,篱落的心里忽然一动,竟然情不自禁的迈开步子朝着那只白猿的方向走去。四大护法脸色大变,急忙想要上前拉住篱落。

但是那只白猿的动作更快,它那只的左臂忽然间收缩,另外一只完好无损的手臂猛然上前,将篱落拉到了它所在的那棵树之下。几个人脸色大变,却又不敢贸然上前,只能静等着事态的发展。

篱落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的,只感觉眼前一花,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何竟然站在了白猿所在的那棵树下。那只白猿尾巴勾着树枝,倒挂着将自己的身体全部扑到了篱落的身上,尖尖的爪子狠狠地扣在篱落的肩膀。

篱落感觉肩膀一阵吃痛,却还是强忍着抱住了那只白猿。那只白猿的重量全部压在了篱落的身上,让篱落险些摔倒。

不远处的众人全都捏了一把汗。万一篱落出点什么意外的话,那魔君还不要杀了他们啊。

就在此时,他们忽然发现那只白猿的尾巴从树枝上伸展开来,整个身体都蜷缩在篱落的怀里。

篱落望着自己怀里那只眼睛水汪汪的白猿,心里有些不忍。她低声对白猿道:“你老老实实的听话好不好?我让你上点药,要不然你该多疼啊。”

白猿呜咽着叫了一声,将脑袋埋在篱落的肩膀处。

篱落对着不远处的目瞪口呆的四大护法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去取点药来啊,我要给它包扎伤口。”

雨答应着一溜烟跑开了。

众人正要送了一口气,却猛然感觉身后的气压陡然降低。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三个人任命的回过头去对着身后那个忽然间出现的男子恭敬地俯身道:“魔君好。”

墨晔并不答话,眼神只是死死地盯在不远处那个与白猿小声交谈的女子身上。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心里忽然有了主意。这样很好,自己送上门的为何要拒之千里之外呢?

等到雨拿回药物,篱落仔细的为那只白猿将伤口包扎完了之后,墨晔才大踏步走过去拎着篱落离开了原地,只留下四个人面面相觑,心中猜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一路上见到墨晔拎着篱落的下属们全都很有自觉性的闭上了嘴,但是应该行的礼数还是要行的,但是他们都很有自觉性的选择视而不见。俗话说的好,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嘛。

墨晔一路畅行无阻的将篱落拎回了落霞宫,将她甩在了藤椅上,头也不回的扭头离开了。篱落不知道为何自己又惹到了这位喜怒无常的魔君,这要开口询问,墨晔似有感应似的忽然间回头道:“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等着我回来,你要是敢乱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听了墨晔的威胁,篱落刚刚迈出去的一只脚悄悄缩了回来,还顺便将自己向藤椅更深处缩了缩,想要努力将自己在魔君的视野里忽略过去。

不多时,墨晔急匆匆地奔了回来,径直站在了篱落的面前,慢慢蹲在了她的身边,随后淡定的突出了一句话:“脱衣服。”

他就饶有兴味的欣赏着篱落的眼神慢慢变得惊恐,全身不住的颤抖着。

篱落看着魔君的眼神依然淡定,慌乱的开口:“魔君,你,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可不是那样的女人!”

墨晔的眼神变得渐渐柔和起来:“想到哪里去啦,你肩膀的伤口要是不及时处理的话,搞不好整条胳膊都要废了。”

篱落半信半疑的望着墨晔:“魔君不是开玩笑吧?这个只是被白猿抓了一下,又没有什么大碍。”

墨晔紧抿着唇冷冷道:“你以为就只是个小伤口?白猿可也算神兽,被神兽伤到任何地方,即使是个小伤口都可能会是致命的。”

篱落的神经开始变得紧张:“魔君说的真的啊?”

墨晔点头表示自己的说法是正确的。

篱落皱着眉头指着墨晔手里的药物道:“可是,即使这样魔君也用不着亲自动手啊,让雨来就可以了,俗话说的好,男女授受不亲嘛。”

墨晔的眼神开始变冷:“你以为我愿意给你上药?雨可是蛇,她见到血液会止不住兴奋把你的血吸干的,至于其他的人嘛,他们绝对不敢给你上药,退一万步说,你只是一棵树而已,本尊可是有着万年修为的上神,你还有什么可吃亏的?”

篱落还是满脸纠结的搞不懂。

墨晔不再理会她,径直拉开了篱落肩膀上的衣服,露出象牙般白皙的皮肤。墨晔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将手里的药敷在了她的伤口处。伤口处的斑斑血迹让他的眼睛一阵刺痛。

药物作用在伤口,让篱落有些吃痛。但是在墨晔面前,她还不敢放肆的大哭。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

点击阅读全文

目录

网友评论
风苍溪
故事扑朔迷离,小说情节生动曲折,值得一品。
编辑点评
编辑 风苍溪 点评:

故事扑朔迷离,小说情节生动曲折,值得一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