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说详情

  • 南北剑侠传

    主角是周淳的书名叫《南北剑侠传》,是作者碧游宫主人创作的武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时侯有一街坊酷爱曲艺,也是位虔诚的武侠迷,我从他处常闻‘三侠剑’、‘剑侠图’、‘封神榜’、‘济公传’等评话,也常看‘蜀山’、‘金钱镖’、‘鹰爪王’、‘鹤惊昆仑’、‘七杀碑’、‘胜字旗’等传统武侠,二...

    分类:武侠 作者:碧游宫主人 日期:2019-01-28 07:25:09点击:876158
本书标签:武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南北剑侠传 第十三回:陶公子比武中毒掌 黄病夫点穴破硬功(二) 免费试读

书要简短,来至玉清观,观门大开,落下轿子,魏青、陶全二人扶着陶钧便往观内闯,看门的两个道童见了,大声喊道:“施主,是烧香,还是还愿。”魏青喊道:“烧什么香,还什么愿,我要见李金蝉。”二道童诧异道:“阁下认得李师弟?”魏青说道:“快请他出来,我有事求他!”二道童这才说道:“他昨日便回转苏州去了,施主寻他何事?”魏青喊道:“不巧,不巧,你们观中可有丹榴,我要救人。”二道童相视一眼,说道:“你求丹榴先要见过家师。”二道童说着引三人走进鹤轩,陶公子闪目观瞧,鹤轩内坐着三个人,居中是个破衣道士,左右是两个中年汉子,其中一位正是云中飞鹤周淳。

镖头周淳这些日子往返于金坛与苏州之间,已将镖行买卖关张,又托出人情,请雇主宽限时日,正为镖银下落发愁,听见屋外有人叫嚷,正要出去查看,由外边走进几个人,当中搀扶着一个富家公子,再看这公子气色不佳,但十分面熟,忽的想起此人是县城中的陶公子。赶紧上前,扶住陶钧,回头向醉侠说道:“道长,这位就是我对您常说起的,二侠陶元曜的侄男,金坛县城内首户,小孟尝陶钧。”说完又转回头对着陶钧说道:“陶公子,这位道长是我舅父,醉侠单鹗,这位是我师弟邱林,你这是怎么啦,身体有何不适么?”

还不等陶钧开口,魏青冲着三人抱拳拱手,说道:“俺叫魏青,和陶钧是结拜的弟兄,醉侠大名我在师傅那里听过,家师乃是穷神凌浑,陶贤弟日前被一个道士用毒伤了手臂,至今半条胳膊不能动转,求道长赐药解救。”醉侠单鹗笑道:“原来都不是外人,这位陶公子是贫道门中师侄,你师傅昔年与贫道是酒友,那这事贫道可不能袖手旁观了,来,让贫道看看公子的手臂。”说着走到陶钧面前,举起陶钧的右手瞧了瞧,哈哈笑道:“雕虫小技,唬人的玩意,用不上丹榴这般稀罕的灵药,赵鹤,取一坛子醋来。”

小道童闻言转身出去,不一会儿提着一个醋坛子回来,交予师傅,醉侠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葫芦,倒出一枚丹丸,投在醋坛中,遂即对陶钧笑道:“泡上一会就能好。”说着拉了把椅子,叫陶钧坐下,让陶钧将醋坛子抱定,整个手臂全浸入醋中,魏青半信半疑:“道长,就这么简单,我兄弟中的是什么毒?我们请了几位有名的大夫都治不了。”醉侠笑道:“暗算公子的人手上必是练过黑砂掌,或是毒砂掌,也有些火候,贫道料想,此人本意在于恐吓公子,未用十足的掌力,若是运足功夫,只怕公子这条手臂要落下,贫道这里有八宝散毒丹,料也无妨。”魏青闻言咬牙切齿,说道:“哪日让我撞见,非撅断他的狗爪子!”过了半晌,醉侠将陶钧的手臂从醋坛中提起,“你试试,看可有知觉。”陶钧舒展手臂,果然运动如常,心下大喜,双膝向下一沉说道:“多谢道长救我!”

醉侠未等他跪下,手中向上轻提,将陶钧扶起,说道:“一家人何必客气,贫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公子可否将受暗算的经过说于贫道听听。”陶钧原原本本将如何得罪罗九,吕宪明提亲被拒,来陶府搅扰,与吕宪明约定比武的第二日,门前便来了一个瘦道人,被道人抓了一把,手臂便不能动了。周淳听罢对醉侠说道:“道长,那道人多半是吕宪明请来的,陶公子有难处,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您和邱师弟身上有伤,我去助他一臂之力。”

醉侠单鹗笑道:“贫道也有此意,吕宪明是本地的一个恶霸,你带着韩鹿和赵鹤一同去,贫道和邱林四处走走,帮你去打探镖银的下落。”陶钧闻言忙:“周仁兄的镖还未找到么?”周淳一声长叹将慈云寺的事情讲述了一遍,末了说道:“镖银事小,找回来就是,实在找寻不着,我先四处凑凑赔偿雇主就是,麻烦的是镖行死了三个伙计,若是死者家属闹着去打官司,一旦有个差错,就得受牢狱之灾,那时镖银又靠何人去寻回呢?”

他说到慈云寺比武时,听的陶钧、魏青二人心驰神往,尤其是魏青听说师叔朱梅也到场,心中只恨自己不知,错过了这场英雄盛会。陶钧思索片刻说道:“周仁兄千万别着急,等解决了知味楼的事,我和魏大哥帮你一起去寻找镖银,我家中先预备十万两银子,供你周转,如何?”说着转过头望向身后的陶全,陶全点了点头,心道:“我的少爷呀,您把我当成财迷了,像周镖师这样的救命恩人,多少银子我都得借!”周淳闻言大喜,紧紧握着陶钧的双手,眼中湿润润的。

书无闲言,几人辞别醉侠单鹗,周淳带着韩鹿、赵鹤二道童出离玉清观,随陶钧来到陶府,陶钧一面排摆酒宴招待周淳,一面命陶全准备银两。一夜无书,翌日,陶钧、魏青陪着周淳,带着十来个家丁,出府来到南大街口的知味楼,进楼落坐,命伙计在外高挂休业的牌子,派出家丁在外边候着。

工夫不大,从街东头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几十个人,为首三个人,正当中是花花太岁吕宪明,见此人二十以外年岁,长得尖嘴猴腮,身穿两截罗汉衫,手摇团扇。下垂首一个中年瘦道人,面色微黄,手中拿定一把拂尘。上垂首一条大汉,四十多岁,身高约有七尺,两道竹叶眉,蓝汪汪一张脸面,大三角眼,秤砣鼻子,连鬓带腮的红胡子,半寸来长,压耳红毫倒有三寸,四个大牙露于唇外,一脸疙疸,面目凶恶,胁下悬挂着一口红毛宝刀。

几人来至知味楼前,吕宪明探身往里望了望,用手向后一招,说道:“原来陶家公子早就到了,兄弟们,咱们进去。”一群人鱼贯而入,好在这知味楼乃是本地最大的酒楼,里面甚为宽敞,进来这许多人倒不嫌挤。

花花太岁走到陶钧面前,有人拉了一把座椅请他坐下,吕宪明说道:“陶公子,别来无恙,你倒是敢来应约,我二人今日用你这知味楼打赌,我要是赢了,知味楼归我,我要是输了,从此再不相扰,你意下如何!”

点击阅读全文

目录

网友评论
泪冰清
《南北剑侠传》的作者文笔构思还算可以,值得一读。
编辑点评
编辑 泪冰清 点评:

《南北剑侠传》的作者文笔构思还算可以,值得一读。